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2月13日

壮士横戈看白衣

——言恭达《满江红·白衣天使出征》读后

阅读数:330  本文字数:3305

蒋力馀

含月衔星,忠诚载,今宵挥别。战瘴疠,霄天义贯,壮行声烈。云逐惊雷驱魍魅,风扬赤帜倾心血。立中流,洒泪掬寒香,长空咽。 除灾疫,情犹切;保家国,志如铁。看红妆重整,凛然霜雪。披甲木兰纾国难, 履冰天使亲民悦。智勇仁,天佑大中华,多豪杰。            

——言恭达《满江红·白衣天使出征》

言恭达先生《满江红·白衣天使出征》一词创作于2020年2月3日,正值全国抗疫进入高潮之时,此词是一篇记录时代风云、抒写大爱情怀的佳作,一曲献给抗疫英雄的颂歌!

这场突如其来、漫卷全国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时至今日确诊人数已过三万,危及到了亿万人民的生命安全。防控感染、抗击疫情成为全国上下的人心所向。在这场没有硝烟的阻击战中,医生、护士、军人等战斗在第一线,直面死神,拯救病患,这是何等的大义大勇!词题中的“白衣天使”,主要是指医务人员,也包括战斗在抗疫一线的相关人员,他们具有无私的高尚品格,英勇顽强的奋斗精神,值得我们表达由衷的敬意!

词作上阙叙事,描写出征的情景。“含星衔月,忠诚载,今宵挥别”,起笔点题,描写壮士们整装待发的情景。生命重于泰山,疫情就是命令,壮士们个个怀着对人民的忠诚之情,听从党的召唤,作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迎击特殊的敌人。这种情景描写很真实,武汉市的医务人员是抗疫尖兵,他们与病魔死神交战,忘记了恐惧,忘记了疲劳,忘记了时间,这种艰辛的程度难以想象。上海医疗队于1月23日踏上了奔赴武汉的列车,一位医生说,从得到指令到整装出发,准备时间只有一个多小时。抗“疫”的确如上战场,病毒是看不见的敌人,他们比能看得见的敌人更难打,病毒是杀人于无形的魔鬼,因此壮士们要有舍生忘死的精神才能拯救病患。“战瘴疠,霄天义贯,壮行声烈”,描写出征者的精神气概:气冲霄汉,无所畏惧。“瘴疠”:原指唐宋时期在岭南一带因瘴气所致的疾病,现代医学认为是流行性的恶性疟疾。杜甫诗云:“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梦李白》)此处以“瘴疠”比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说明此病具有传播快、危害大的特点。

“云遂惊雷驱魍魅,风扬赤帜倾心血”,具体描写抗击瘟疫的情景。“魍魅”,魔鬼,比喻疫情。这是建国以来出现的最大的疫情,传播之快、危害之烈甚为罕见,可见挽救病患、抗击疫情难度之大,任务之艰。“云逐惊雷”极言出征队伍声势之猛,出手之快。“风扬赤帜”极言我们国家具有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协作精神,正如领导人所说的整体盘棋的意识,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壮士们勇赴国难,体现了新时代中华儿女的精神风貌。正因为有此精神、有此品格,他们能英勇无畏,履险如夷。“立中流,洒泪掬寒香,长空咽”,描写抗疫战况之惨烈。在和平年代,在极短的时间内,数百位患者被病魔夺取了生命,有多位白衣战士以身殉职,这是极为罕见的,抗疫的确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战斗中,白衣天使无疑是中流砥柱,他们的风险最大、任务最巨、贡献最多。“洒泪掏寒香”,写白衣壮士倾注大爱,奉献了一片赤诚之心,体现出了崇高的医德。“寒香”:梅花的香气,罗隐《梅花》:“愁怜粉艳飘歌席,静爱寒香扑酒罇。”“掬”:捧,奉献。这里以“寒香”比喻白衣天使们纯洁芬芳、笑傲风霜的梅花般的品格。“长空咽”,抗疫之战发生于冬未春初,天寒地冻,寒风中仿佛传来魔鬼的狞笑之声,环境的描写烘托了战斗之激烈,气氛之悲凉。

下阙抒情,表达对壮士们的由衷敬意。“除灾疫,情犹切;保家国,志如铁”:过渡承上启下,关合自然,点明壮士出征的重大意义。救死护伤为白衣天使们的神圣职责,壮士们深刻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具有崇高医德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壮士们发扬了这种传统,真正做到了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广大壮士是我党教育培养出来的时代英才,在紧要关头,充分体现了他们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赤子情怀,这是概括性的描写和抒情。“看红装重整,凛然霜雪”,具体描写白衣壮士中护士同志的凝重神色。护士同志与病患接触最多,直面死神,她们英勇无畏的精神最值得赞美。“红装”:指代护士同志,无疑运用了借代手法。“凛然霜雪”,描写她们肃穆勇敢的神情,这些巾帼之花,她们是乐观的,奋进的,此时此刻,她们全身心地投入战斗,用温情抚慰患者,用精湛的技术为患者服务,一根根针头仿佛化作一把把挥向魔鬼的钢刀。

“披甲木兰纾国难,履冰天使亲民悦”,进一步赞美白衣天使们艰辛的付出,卓越的贡献。“披甲木兰”,进一步描写护士同志的勇毅形象。“木兰”:即花木兰,中国古代巾帼英雄的代表,代父从军立下赫赫战功。木兰的形象最早出现于南北朝的叙事诗《木兰辞》,该诗大约作于南北朝时的北魏,唐代皇帝追封她为“孝烈将军”,可见木兰真有其人。这里把护士同志比作木兰,极赞她们的坚毅勇敢。这令我们想到在迎战“非典”中英勇献身的叶欣烈士,沈鹏先生为诗赞誉道:“白玉真身白玉衣,人间天上已云泥。艰难呼吸留遗爱,笑示众生‘零距离’。”(《护士长叶欣塑像》)今日的抗疫比“非典”更艰巨,护士同志战斗在第一线,打好每一针都不容易,她们的奉献精神感人至深。“履冰天使”泛指广大的医务工作,他们个个都是壮士。“履冰”:即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二字极言他们小心翼翼的态度,体现出认真的工作作风,尽可能地挽救每一位患者的生命。疫情的出现没有先例,一切都在探索之中进行,又要争取分分秒秒,可见他们的压力之巨大、工作之艰辛。“仁勇智,天佑大中华,多豪杰”,对壮士们作综合性评价。“仁勇智”:体现大爱、大勇、大智的特征。敢上战场,出于对人民的大爱,体现不畏万难的大勇,彰显除恶务尽的大智。他们不怕牺牲、不怕疲劳的艰辛付出,完全发自一颗热爱祖国和人民的赤诚之心,他们是真正的豪杰。

《满江红·白衣天使出征》是一曲献给抗疫英雄的颂歌。这场抗疫战斗的规模之大是空前的,全国人民在党中央的正确领导下,树立全国一盘棋的意识,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坚决遏制疫情的蔓延势头,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词人描写白衣壮士走向抗疫第一线是“出征”,这毫不夸张。武汉是重灾区,奋斗抗疫第一线的医务人员多达6万余人,这是一支特殊的军队。截至2020年2月7日止,国家及各省市共派遣了99支医疗队、9277人支援武汉灾区。这些抗疫战士的确是可敬的英雄,84岁的钟南山院士带头冲向灾区,他们直面死神,沉着应战,发扬了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的作风,以生命捍卫生命,以热血丹心谱写了可歌可泣的诗章!他们上战场时男医生剃光头,女医生剪成短发,有的穿着纸尿裤连续作战12小时,有的一天只休息3小时,眼镜和口罩戴出了深深印痕,这就是他们战斗的风采。这场战疫打得十分悲壮,据2020年2月7日《一号哨位》网络博文报道,至今已倒下的抗疫战士有31位,他们有大仁大勇大智,为了广大人民的利益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们应向英烈们表达由衷的敬意与深切的哀思。词人准确地描绘了白衣壮士的形象:“云逐惊雷驱魍魅,风扬赤帜倾心血”“披甲木兰纾国难,履冰天使亲民悦”,白衣天使的壮举将永垂史册!

言恭达先生为当代书坛重镇,以雄秀清逸的大草驰誉天下,追求诗书意境的和谐统一,抒发丰富浓郁的情感,记录时代的风云。他将此词书写为大草长卷,透过清雅的线条、雄浑的气势、苍郁的意象,形成了激越豪荡、清穆苍深的意境。深品诗书意境,我们仿佛看到白衣壮士们横戈出征的英姿,仿佛看到他们在不见硝烟的战场上英勇奋战的情景。他们像大圣挥动铁棒,所击之处,鬼域显形,魔怪成烟,纵有百变之术,也逃脱不了他们的火眼金睛。透过那些骨力雄健的点横竖撇、纵逸飞动的抒情长线,仿佛看到白衣壮士们挥动着无形的利剑长戈,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上决浮云,中扫魔鬼,下绝地纪,无物可以婴其锋,这是一支使鬼神失色的无敌铁军!透过那些苍秀的渴笔、淋漓的墨象,我们仿佛看到通过壮士们的英勇奋战呈现一派生气勃勃的气象:阴霾荡扫,风烟俱净,彩霞万里,春波荡漾。胜利属于神勇的壮士们,属于我们伟大的民族,属于我们崭新的时代!

妖氛肆虐铁棒扫,碧落崩摧众手擎,中国人民经历了无数次暴风骤雨的洗礼,正以血肉筑成新的长城,敢于斗争,敢于胜利,全面彻底地取得抗疫斗争的胜利指日可待。试以小诗一首作结:“汉江风雨正凄迷,壮士横戈看白衣。信有金猴挥铁棒,妖氛净扫见虹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