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3月26日

平民之家抗疫情

阅读数:514  本文字数:1889

亦文

庚子岁首,一种名曰新冠病毒悄然袭击武汉。转眼,疫情向全国蔓延。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迅速打响。车辆停运,商铺停业,学校停课;封路,封城,封门;村自为战,庄自为战,人自为战,结成了人类抗“疫”史上最强大的阵线。

疫情就是命令。大年初二,三弟一家从省城来老家给母亲拜年,吃完午饭即返回单位投入战斗。他们夫妇都是从医30多年的老同志,深知情况紧急,救死扶伤,大任在肩。尤其是三弟,去年底,刚刚接任一省属单位党政主官职务,肩负着为省属及部队医院提供血液保障的任务,牵头负责事关全省打赢这场战“疫”临床用血的重任。因为居家防控,街头人迹罕至,商场门可罗雀,献血人数锐降,血库存量告急,临床供血面临严峻挑战。

大疫当前,时间就是生命。他心急如焚,发动职工“求人找血”,积极联系有关单位组织团体献血,向全省发出无偿献血倡议书的同时,请求政府帮助解决困难。终于,省新冠肺炎防控办向全省发出通知,要求全员积极踊跃无偿献血,支援抗“疫”前线,避免了可能出现的血荒,并且在省对口支援湖北最关键的时刻,先后送去了11250多毫升感染治愈者血浆。用可以再生的血液挽救不可再生的生命,他的一些创举,令人瞩目。

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打响以后,我们家在医卫部门工作的8位亲人,无一人畏首畏尾怯阵惧战。

“春红好样的,春红加油!”“春红加油!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这是2月15日我们看完外甥女为新冠病毒感染康复者采集血浆的一组照片后的嘱托。连日来,她始终向危而行冲锋陷阵。

即将退休的内侄女,在社区医院和年轻人一样,起早贪黑忘我工作,不辞辛劳地到小区上门服务,为从鄂归来或是有密切接触者测量体温,观察体情。

在区人民医院从事护理工作的侄女,疫情发生后,医院门诊和许多科室停诊,急诊科病员骤增,她和科里其他人员一起知难而上,认真细致地为每一名患者提供热情周到的服务。

还有一个孙子辈的小丫头,在市区一家医疗单位上班,因防控疫情,公共汽车和有轨电车等交通工具全部停驶,一个多月来,她每天往返骑行60多公里,从不迟到早退,受到了单位领导和同事的一致赞扬。

前线,后方,台前,幕后,都是战场。全民战“疫”,没有局外人。安心家里蹲,从餐桌到门口,从卧室到客厅,或走来走去,或侍弄花草,或看书写字……都是为打赢战“疫”做贡献。

从事教学工作已经30年的四弟,在蜇伏居家的日子里,积极投身文学战“疫”。利用滚烫的文字,讴歌抗击疫情战斗中涌现出的浩然壮举或凡人琐事。他的《写在抗疫的日子里》《李老犟》《一个普通人的战疫》等文章,在中国诗歌网、江山文学网等网站和媒体发表,文字激昂,振奋人心,充分展现了一个普通市民战胜疫情的坚定信心。

春节前,我回老家和二弟一起跟母亲商量,是否过年后趁外面的人都在家把她90岁生日做了。老人家似有先见之明,她不假思索果断地说,不做,今年不做!试想,如果在疫情疯狂肆虐的正月里把宴会办了,济济一堂百余人,一旦有人发热感染,其后果不堪设想。

一向闲不住的母亲,这回不让出门,开始很不适应,后来经二弟劝说,她认识到了这种传染病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愣是纳住了性子呆在家里,或打扫打扫卫生,或摸摸小菜园子、看看电视,实在闷得慌就到门口路边相相呆,总之,响应号召不出门。

原本应该返校上课的孙子在家呆着,和全家人一样完全过上了“计划经济”的“笼子”生活。他做完作业看电视,看会儿电视下象棋;要不就是玩弄“会飞”的鞋子,把洁白的屋顶和墙面搞得黑一块紫一块。实在腻了就闹着要他爸妈开车带他出去兜风玩,每当如此,他妈妈总是说,响应号召,我们不出去,不生病,不传染,就是对国家的贡献。

无情的病毒彻底搅黄了正常年份走亲访友,互相拜年,互喝年酒的内容。疫情发生后,小区小喇叭疫情宣传替换了往日欢娱的音乐,所有大门封闭,只留一个出入口,住户凭证出入。后来疫情严重了,允许五天出去一次。可在小区大门口,经常有人与保安因进出大门而发生矛盾和吵闹。此时,我们夫妇寻声而望总会喃喃自语,让你戴口罩,不是为你好吗!不让你出门,应该自觉配合!

这段时间,我作为曾参加过对越防御作战的一名老兵,像在战场上关心战况一样关心疫情,每天上午准时打开手机,从支付宝城市服务的功能里面,了解完本地疫情了解全国疫情,且及时把得到的情况通报给正在忙着家务的爱人,有时候她会放下手里的事情和我一起认真的讨论起来,说,怎么又增加了!心情沉重。2月19日,我们这个地方疑似病人开始出现“0”增长,至3月9日,几个指标全部归“0”,我们几乎异口同声:太好了!春天来了!

疫情终会过去,春天就在前头。让我们持续抗“疫”,直至春光明媚,春花烂漫!平凡造就伟大,伟大来自平凡。让我们向每一个坚守岗位的人致敬,向每一个默默奉献的人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