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6月30日

黑龙江畔闹端午

阅读数:242  本文字数:1381

柳邦坤

一年的节日中,除去春节,端午节也许是居住在黑龙江边的人最热闹、最快乐的节日了。

这也许是端午节正逢黑龙江畔春夏交接的缘故,天气转暖,不冷不热。其实节气早已过了立夏,但北疆长冬短夏或无夏,内地清明时节,恰是春天来临,北疆还是冬季;五一节后不久,夏天就到来了,北疆刚刚迎来春天,整整差一个月的节气。正因此,黑龙江畔到了端午节前后,才真正进入夏天,此时正是北疆最好的季节。

端午节到来前一两周左右时间,许多人家和开饭馆的商家,就开始包粽子,粽子的馅儿主要就是不放任何馅料的白粽子,吃时蘸白糖,有馅儿的主要是小枣、豆沙的,与南方比,少有肉馅、火腿等咸粽子。最热闹的是早市,那几天,一下子不知从哪儿来那么多人,比平时要多出好几倍,人山人海,水泄不通。摊贩也多出不少,新增的摊贩主要是售卖各种与端午节相关的商品,卖粽子的、卖艾蒿的,最绚丽、耀眼的是卖各种彩线、香包及各种配饰的,琳琅满目,五彩斑斓,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

最热闹、快乐的一天,当然是端午节这一天。北疆习俗是,在太阳还没出山前,就有许多人起床走出家门,到黑龙江边踏青去,采把艾蒿回来,插到门上,等你起来开门时,就见到门楣上挂着的透露着馨香和清新之气的艾蒿。

人们蜂拥到黑龙江边,到大黑河岛,男女老少都有,当然以年轻人居多,他们平时睡懒觉,但端午节这一天一定会相约同伴,早起出门。还有许多成对成双的恋人,说端午节是黑龙江畔的情人节也不为过。

走到江畔,掬起清凉、洁净的江水,洗脸、濯眼,有的带着塑料桶,灌满江水,提回去带给家人,也有人用塑料袋盛水。有一年的端午节,我就用两个塑料袋套在一起,装满江水,提着回家,让家人用江水洗脸。北疆习俗,端午节一大早,用露水或江河、小溪流的水洗脸,可以让眼睛更明亮,也有吉祥之意吧。

采艾蒿是各地端午节的主要习俗,黑龙江畔的人也不例外,因为黑龙江夏天来的晚,端午节时艾蒿刚刚长起来,还不是很老。听上一辈人讲,端午节这天采艾蒿,要在太阳没出来前,到有艾蒿生长的地方,一往直前地采撷,走一百步,不能回头,谓之采“百步草”。也有称“走百病”,说是可以送走各种疾病。太阳没出来前,艾蒿上带着露水,这样的艾蒿药性好。

采回的艾蒿插在门窗上,把它晾干,可用来煮汤洗浴,治疗多种皮肤病。将叶子揉软搓制成艾条,是灸法治病不可缺少的材料。艾蒿有一种独特的香气,插在门窗上,可以驱蚊子,再有就是说能辟邪。也可以将晒干的艾蒿收藏起来,点燃用来驱蚊。

每年的端午节,我都会加入到黑龙江畔的踏青、采艾的大军中,用江水洗把脸,采一把艾蒿,然后到早市买几个荷包、一缕彩线,带回家。北疆有端午节手腕上系彩线的习俗,也是可以辟邪、驱虫、阻毒,小时母亲为我们儿女系上,我们长大成人,再买了给儿女系。

南来居住的城市,过端午节的习俗与黑龙江畔的习俗差不多,包粽子,吃粽子,也会在分散于各处居住片区的农贸市场见到卖艾蒿的,但会与菖蒲一道捆成一把儿售卖,也有卖香包、彩线的,也有许多人买,但摊贩不多,清早的农贸市场也不比平时人多出多少。现居住的城市没有早市,也就看不到端午节这天人头攒动的热闹场面,也没有到水边亲水的场面。去年的端午节,我到桃花岛去踏青,公园里,废黄河畔,人与平时一样多,都是晨练的人,没见到采艾蒿的人,也没有人在河边洗脸,也许是因为水没有黑龙江水清澈、透明的缘故吧。

北疆端午节,黑龙江畔、早市上,是一个闹字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