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9月15日

资格

阅读数:367  本文字数:689

李辉

那个看起来50多岁,粗手粗脚,嗓门和动作都很夸张的男人,正跟旁边的人夸夸其谈。

他先是对左边的人说:“我们村里人天天吃玉米窝头喝高粱米粥的时候,我家里就顿顿大米白面啦。我还是我们村第一个买冰箱的,大夏天的,冰啤酒、凉西瓜……那几年,除了我家,村里没有第二家。”

然后,他对右边的人说:“你到我们村周围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这个‘王千万’?市里好几栋楼都是我建的。十里八村的老少爷们儿,有几个没在我手下干过工?那时候,乡长见了我都客客气气。”

然后又对面前的几个人说:“嘿嘿,我现在不是投资失败了嘛。一个矿,一两千万,全赔进去了,连车也卖了。”

听到的人有的笑而不语,有的走过去之后回头来一句:说那些有啥用……

这是路边的早市。男人前面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车上并排放着三个柳条筐,筐里分别装着还有些温热的粗面干粮:开花馒头、烙糕、贴饼子。他和媳妇每天凌晨三点多起来做干粮,然后他骑半个多小时电动车赶到市里来卖。每种都是一块五毛钱一个。

“你放心,不是吹,好吃着呢。是过去做法的升级版,光试做就试了六七天,连我媳妇都嫌烦了。”我本想每样买俩,听他吹完牛,我说三种各来一袋吧——一袋五个。

我转身离开,他跟旁边的几位摊主继续讲述他的辉煌过往。我这个不爱吹牛也不爱听别人吹牛的人,第一次对这样一个好显摆的男人,没有厌烦,还心生几分好感。

他想显摆几句就显摆几句吧,我觉得他有这个资格:他确实曾经辉煌过,那么此前,他必定努力过;此时此刻,这位投资失败的“王千万”,在似有不甘的怀旧中,正以一块五毛钱一个干粮的小生意重新撑起生活的希望——那份诚恳、用心,粗粝中蕴含的纯朴香甜,我从那干粮的味道里,能感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