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1月14日

篱笆墙

阅读数:185  本文字数:728

蔡冬桂

玉柱和玉峰是亲兄弟,玉柱住后边,玉峰住前边。几年前,玉柱说弟弟玉峰占他家宅地,玉峰却说是哥哥占他家宅地。为这事兄弟俩争吵多回,有一次还大打出手。后来玉柱就在界址之间插了道篱笆,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为这事,娘不知流过多少泪。

几年一过,娘老了,腿脚不灵活,随两个儿子过,一家一个月轮流。

玉柱和玉峰两家之间本几步远,可因插了篱笆,这家到那家必须绕道很远,从大路上过。

玉柱家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不寂寞,常在院子里打闹嬉戏。玉峰家一个男孩,没人玩就常扒在篱笆墙上探头探脑看。有时也跟着在那边“咯咯”笑。那边的姐妹就招手,让他过来。他就没了笑容,吓得直摇头。

玉柱从外边回来看见,心里一阵痛,懊悔当初不该插上那道墙。玉柱想说什么,玉峰儿松开篱笆一溜烟跑了。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玉柱的场上晒着一场麦子。两口子在地里急急往家赶。到家场上的麦子已收好,娘跛着腿正盖着雨布。玉柱疑惑问,娘,你收的场?娘不好气地说,我哪能收?是你弟媳玉兰收的!两口子心头一热,不知说什么。

夜深了,玉柱翻来覆去睡不着。第二天天没亮就起床了。妻问,这么早起来干嘛?田里又没活。

玉柱说,我想把门前那道篱笆拆了。

怎想拆了?妻惊讶地问。

这墙太碍眼……妻嘟囔着,我也觉得呢。

天亮了,今天是娘轮到玉柱的一个月。吃过早饭,娘来到家后,想透过篱笆墙看看玉柱家有人没?娘吃了一惊,篱笆墙没了,平展展,两家连在了一起。

娘开心得放开嗓门喊,玉峰是我家,玉柱也是我家。两家在娘心里是一家!这样好,这样好啊。

这时玉峰拎着娘碎花包走来,玉柱从屋里出来迎上,一手接包一手扶娘。玉峰见了哥,不好意思低头道,哥早!

玉柱忙不迭地回敬,玉峰你也早。

第二天,一阵“呜呜”电锯声,玉峰把篱笆前他家几棵大叶杨全放倒了。玉柱门前一片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