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2月23日

父母的双“卷”春

阅读数:337  本文字数:1063

马海霞

我们这里有立春吃春卷的习俗,但小时候经济条件有限,父母很少给我们做春卷,只有立春赶上了备年菜的档儿,我们才有口福吃到,因为农人忙碌了一年,总要留些积蓄备年菜,春卷也被列入年菜行列。

做春卷是个大工程也是个技术活儿,需常年在农村流水席上帮厨的父亲主做,母亲负责配菜打下手。母亲将豆腐切片油煎至金黄再切丝,干香椿、木耳、海米也切丝备用,热油锅放入葱、姜丝爆香后倒入肉丝煸炒,加适量酱油、盐和香油,出锅凉透后放入切好的豆腐、干香椿和木耳搅拌均匀。母亲准备这些时,父亲则将蛋液在油锅里摊成一张张薄饼,蛋饼做得差不多了,母亲和父亲齐动手用蛋饼将馅料包成卷儿,将卷儿放入油锅炸至金黄,出锅后切块装盘。

祖父和外公家还有街坊四邻分送点儿,剩下一盘儿,我们兄妹仨互相监督着吃,你夹一块,我也夹一块,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谁也别想多吃一块。

有一年,我生病住院,花了不少钱,临近春节了还不见好转,浑身没劲儿。母亲愁得不得了,也没心思备年菜了。记得那天一早,我还窝在被子里没起,哥哥将我喊醒:“快起床,咱爸做春卷了,快起来吃。”馋猫鼻子灵,我一吸鼻子,果然闻到香味儿,立马穿衣起床。父亲已经将春卷入了油锅,我边等边添嘴唇,父亲将春卷捞出,盛到碗里,递给了我。父亲说:“这次让你吃个够,你吃够了才有俩哥哥的份儿。”

我大快朵颐起来,吃了半碗了,眼睛瞥到俩哥哥站在我旁边,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我忙将碗推给他们,让他俩一人拿一块尝尝。可他俩都拒绝吃,说,邻居二奶奶说了,春卷能治我这病,吃一碗春卷,病情保证减缓,连吃三天,春节前肯定能好利索了。

二奶奶是神婆,父母平时根本不迷信,但为了我,也开始乱投“医”了。

听哥哥这么一说,我忙将剩下的半碗春卷全吃到肚子里去了。那天,我跟着俩哥哥到山上玩了半天,晚上回到家后,又吃了一碗春卷。那年的一锅春卷,我自己一人吃了三天,俩哥哥眼巴巴看着,我让了又让,他们也不肯吃。

好在,那年我的病果然如二奶奶所料,春节前彻底好了。母亲领着我去二奶奶家道谢,二奶奶笑着说:“我纯属歪打正着,春卷治病的事儿是我胡诌的,我想,医生也看了,药也吃了,再给娃食疗一下,吃点好的,心情一好,病就好了。”

后来,我家日子越过越好,父母年年立春都给我们做春卷,不再分年前立春还是年后立春。而且立春这天母亲还要给我一点零花钱,让我去书店买几本书。母亲说:“春天了,应该多读书多学习,为自己积累书卷气。”父亲笑道:“读书,这是精神上的“春卷”,你也该多吃些。”

我是吃货也是书虫,立春之日,吃一盘春卷,读一卷好书,双“卷”齐下,便能美美地开启四季新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