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3年01月19日

二嫂

阅读数:401  

邵爱民

二嫂打来电话,她问我在家吗?说春节到了,她从乡下到城里来,给我带几样土特产过年。接完二嫂电话,我立即起床。不一会儿,二嫂租着一辆车,到我家门口,从车上搬下一箱土鸡蛋,五斤挂面和十斤肉圆子。

望着八十多岁的二嫂,拖着疲惫的身躯,冒着寒风,把一样样东西搬到我家,我当即泪奔了。二嫂立刻说:“东西就少些,是二姐一点心意。”我再三留她吃过饭再走,她说春节期间忙,立即就走了。望着八十多岁瘦弱身躯的二嫂离去,想到二嫂如母亲般情怀,我顿时泪流满面。

二嫂十七岁就嫁给我二哥。如今八十多岁了,由于保养较好,看上去和实际年龄不相符。她长期生活在农村,当过十几年小学校长。对人热情大方,性格开朗,待人接物有口皆碑。二嫂生活很讲究,经常到城里理发洗澡,她几十年如一日,每天都打扮得非常得体。二哥去世十多年了,她老讲,你二哥去世了,但你二哥的责任和义务我要承担起来。每年过年过节,她都主动第一时间带我们全家人吃一顿饭。我们全家人常常因二嫂的担当,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们兄弟几个一直叫她二姐,而不是喊“二嫂”。

二嫂对我二哥工作生活上关怀备至,体贴周到。二哥年轻时在南京工作,有一年突发严重的心脏病,在省人医抢救,二嫂几天几夜没合眼,在她精心陪护下,终于把二哥从死神手中拉回来。由于身体原因,二哥从南京回到淮安工作。三十多岁,二哥就担任钦工乡文教助理。那时候家里生活比较困难,但二嫂每天早晨都给二哥下一碗鸡蛋面。二哥善交朋友,客人比较多,隔三差五就有朋友到家里吃饭喝酒。有一次,二哥和二嫂在家里为一件小事吵架,二嫂气得哭了起来。正在这时,二哥的几个朋友登门,二嫂立即擦掉眼泪,热情接待,笑脸相迎。十多年前,二哥因病不幸去世,当时亲朋好友出丧礼有十七万块钱。我和老三的意见,二哥的丧葬费全部留给二嫂养老。结果二嫂坚决不同意,她当即把十几万块全部分给几个子女。

二嫂自从嫁到我们家,吃辛受苦,任劳任怨,几十年来从没有和任何人红过脸,吵过架。她很大度,关爱着每个家人。我们是个大家庭,兄弟多,人口多,分散在全国各地。每当家里人从外地回到淮安,她都热情招待。临走时,她都想方设法弄些土特产品给带着。有时候,我们知道二嫂手里没什么余钱,但她哪怕从外面借钱,都给你安排得好好的。她不惜乎钱,只要家里人高兴,她都无私无悔地奉献出自己的爱心。我在几个单位当过主要负责人,由于二嫂经常从乡下给我送东西,单位里的同事都喜欢她来,并亲切地叫她“二嫂”。前两年,我动了一个小手术,二嫂经常到我家里或医院看望,慰问我。听说鸽子好,她特地从农村给我搞10只鸽子补养身体。听说鹅蛋好,她又从农村搞了一篮子鹅蛋送来。她经常隔三差五打电话。问我身体恢复的怎么样,需要吃什么,问长问短,宛如一般母爱温暖着我。

二哥去世了,我们顿觉失去了一份关爱。然而,二嫂却承担了全部,继续承载着兄弟之情,做的完美无缺。二嫂对我们全家的恩情说不尽道不清,她像雨中的伞,更像冬日里的阳光,普照着我们全家人的心田。我们全家人都感到无比幸福,无限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