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3年01月19日

古镇迎春豆腐脑

阅读数:374  

谢国丽

张丙强 作

像是踌躇了很久,终于在“小寒”的午后踱进了距公司并不远的河下古镇。

巷子里一如既往的干净,巷子里的人儿依旧穿着质朴,走路悠闲,老远遇见就会打个招呼,目光所及之处有悬挂着的香肠,肥瘦相宜,也有腌制好的咸鱼咸肉,还有鸡呀鸭呀,一排排,风一吹,已溢出了年的味道!没走多远,被一老伯热情招呼:豆腐脑,老淮安豆腐脑,欢迎进来尝一尝!想想虽是地道淮安人,但豆腐脑真的也有一两年没有品尝了,于是欣然进屋。古朴的木桌木凳,擦得干净到可见清晰纹理。炭炉上有水在沸腾,咕嘟咕嘟,已见三五人在悠哉悠哉地喝着豆腐脑,说故事,聊家常,也有捧着杂志静静坐在一边的,颇有一番“围炉煮茶闻暖香,且喜人间好时节”的味道哩!

约摸十来分钟,老伯从厨房走了出来,手上端着的豆腐脑,洁白如玉,细如凝脂,冒着缕缕热气,上面撒着细细的香菜、碧绿的蒜叶、虾米,还未品尝,已清香扑鼻!老伯说,烫就吹一吹,慢慢喝,想吃辣些,咸些,佐料就再放些!另外,对面人家还有蟹黄汤包,喜欢可以让送上一笼,也是正宗、祖传的手艺。我问老伯,做豆腐脑有多久了?回答,从十四岁那年就开始了!我又问:这房子自己的?还是租的呀?没想这一问,让老伯打开了话匣子,说房子是公家的,房租不贵,两万一年,但这几年因为疫情,游客不多,所以几乎也谈不上赚多少钱了,但值得一提的是,很多客人。都是慕名前来,有北京客人,来了光瞅他这香椿树做的桌子凳子就瞅了老半天,因为都是用的整木板,加上都是自己亲手制作,活做的也精致,还有上海云南大城市来的一些美食家,喝了豆腐脑,都会主动给他签字留言,老伯说着说着真的就从抽屉下层搬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上面果然都是各地游客留言,一字一句,有的写得认真工整,也有写得洋洋洒洒,读起来还真的蛮动人!

老伯说,有大饭店高薪请他过去做小吃,也有市区店想来加盟,但最终他都婉拒了。豆腐脑,尤其是老淮安的豆腐脑,心急做不了,原料不好做不了,火候不到也做不了。就说这豆子吧,外地的,进口的,都尝试过,最终还是选用了我们苏北本土豆子。这水,自来水和纯净水都不及运河水做出来的口味醇!末了,老伯也满怀期待地说了,这下疫情也算快到头了,游客马上就会多起来了,另外巷子外头又将开两个大酒店,到时会建一个大型停车场,停车场离店不远,现在人不喜欢走路,有了停车场,他这里生意还会再好点,这样不仅可以多赚点钱,还能把老淮安豆腐脑的文化与美味给传承下去!这也是他和他的家人一直所期待的!

与老伯挥手告别的那一刻,斜阳照在古镇的豆腐脑店上,宛若一抹温暖画卷。想起一句话:一切都在否极泰来,所有美好也将如约而至!